前宋庆龄秘书忆抗战往事 以小酒店为中心建立抗日工作网

杨逸骑自行车外出搜集谍报。

杨逸在化妆宣传舞台剧。

杨逸近照。

  据《青年报》报导,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策动侵华战争,尔后,中国群众经过艰苦的八年抗战,终于取得了抗战胜利。近日,曾作为上海解放后宋庆龄第一任秘书的杨逸接收了专访,口述其加入共产党投身革命的经过,更回忆了那段她亲身经历过的悍然抗日斗争往事。

  头一回“合作”

  爬树观察敌情向“大哥哥”报告

  1923年3月3日,杨逸诞生在上海。杨父在吴淞镇上做泥水工,母亲带着她和哥哥在祖宅糊口。1929年秋至1932年春,杨父承包了“劳大”先生宿舍、大礼堂的建筑工程,她则进“劳大”先生办的顾村小学念书。

  九・一八、一・二八日军侵华战争爆发后,“劳大”提高先生在茶馆店里宣传抗日救国;在大礼堂里化妆《放下你的鞭子》,教唱歌曲《松花江上》,大礼堂晚上常常挤满了本地农民,台上台下气氛激动。杨逸全家当然也在内。

  “记得1932年一・二八事变前后的一个中午,几位‘大哥哥’急仓卒忙把他们的行李,从学校后门搬到我家,要母亲帮助留存。母亲就把这些行李放进了柴草堆里。‘大哥哥’要我从速进‘劳大’先生宿舍哪里去看看,说是蒋介石派人来捉共产党,查抄共产党的书。目下,母亲也催我从速去。我就拔掉篱笆笆围墙上的两根竹片,偷偷地钻了出来,仓卒向先生宿舍东面的大树走去,攀登到树上,躲在树叶茂盛处,向周围观察敌人的情形。”杨逸回忆说。

  “劳大”的先生宿舍是东西两排,门向南开,杨逸朝先生宿舍望去,只见哪里有一大群男人,从西面一排“劳大”先生宿舍向东走去。他们有穿西装的,有穿便衣的,也有头戴铜盆帽的。再细看,他们中间有的人,穿的是长袍马褂,也戴铜盆帽,手里还拿着“斯的克”(拐杖)。只见一群人中有的进入先生宿舍,把被子、书籍等东西乱七八糟地往外扔。回到家里,她把看到的情形向交代她义务的“大哥哥”做了报告。“不久,劳动大学就被查封了,等到‘大哥哥’把藏在我家里的大包小包拿走后,咱们全家起头避祸去了。我母亲健在时,常念及此事,并缅怀着那时常来我家的4位‘劳大’提高先生的名字―――陶进、张锡祥、周启明、李惠民。”

  1932年春,因为一・二八战争的残害,“劳大”被迫封闭,父亲承包的工程也做不上来了。12岁的哥哥不知得了什么病,躺在床上向长辈们说了声“我走了”就此结束了人生。全家真是雪上加霜,只剩下父母和她三人,被迫避祸回到宝山乡下。

  “我的老家在庙行镇,位于上海北郊,是日军和19路军激战的主战场,也是重灾区。目下,咱们家在庙行的祖宅已被局部烧毁,只得租借附近夏家桥周姓人家在季家桥北的一间小屋来临时居住。父亲则到张华浜去接续做他的泥水工,领了工资拿去归还在‘劳大’的工程款。我母亲开着一个小旅店,种一点租田,还要帮助父亲还债,日子过得相称艰难。

  那时,老家园下的女孩子大都到吴淞纱厂做童工,母亲舍不得让女儿做童工,杨逸就接续念书。

  杨逸的小学教员顾教员常讲共产党是抗日爱护国家维护主权的党,他还经常讲一些历史人物爱护国家维护主权的故事。“七七卢沟桥事变产生
后,几位教员发动捐献慰问后方抗日将士,我也积极呼应。我向母亲讲了情形,要了钱去捐钱,还给后方写了慰问信。顾教员还告诉我,在上海苏州河西面有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我真想去加入呢!”

  找上门“入伙”

  “钉梢”领路人变身“小先生”

  1937年8月14日,杨逸父亲遽然回到家中,拿着捍卫团的介绍信,要全家避祸到上海租界六马路找仁济堂。见到抗日戎行已经到来,母亲把小旅店中能吃的东西,连同刚刚进货的西瓜,局部送给了抗日将士。杨逸则带着堂叔一家避祸到了上海租界,进入位于大世界的灾黎栖流所。“那时,大世界大门内外,聚集着数千的避祸者,真是惨不忍睹。”

  “我在童年时期,就接收了‘共产党是爱护国家维护主权抗日的,是为穷人’的教育,从此就爱上了共产党。开初,我在小学提高教员的启发下,就有寻找共产党,加入游击队的想法。于是,那时我就在想:共产党在哪里呢?”

  有一天,杨逸发现在自家小屋斜对面的一幢小洋房中有位女青年,长得端端正正,大眼睛,好像是个大先生。她就去“钉梢”,一连“钉梢”了三次。“第三次,我盯她到灾黎所的门口时,大着胆在后面拉住她的衣服。她问我干什么?我说:‘我要跟你出来!’她问我:‘你识字吗?’我回答说:‘念过月朔的书。’如许她就把我带了出来,在办公室里拿出一张纸、一支笔,要我写字。我当场写下了‘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八个字,留名‘杨福妹’。她看了以后对我说:‘你留下吧!’就把我支配在一批女青年中,并要我做‘小先生’。”杨逸说。

  上海灾黎栖流所开初迁到牛庄路浙江路时,杨逸一边接续当“小先生”,积极加入演话剧、歌咏等抗日宣传运动;一边到仁济堂慈祥联会去深造卫生学问和中医小儿科,还到申新九厂工人夜校去当兼职老师。1938年,杨逸入党了,这一年她才15岁。

  杨逸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入党仪式是在大慈栖流所的堆栈里举行的,镰刀、斧头画在一个火柴盒上,一块红布作为红旗,由张巩同道主持宣誓。她说一句,各人跟一句。

  在大慈栖流所,她化妆过《放下你的鞭子》、《各人从军去》等剧目。还奉命去浙江北路一家纱厂的洋线车间做工。洋线车间24小时都喷着水,一双脚整天泡在水中。开初因生伤寒症没有再去上工,她发着高烧睡在堆栈里,张巩找到她后仓卒把她送去抢救。

  “我在马路上遇到的、把我带进灾黎所的那位大先生,真的是一位共产党员,她等于丁瑜同道。开初,她不仅做了我的入党介绍人,也领导我为党做了多项工作。”杨逸说。

  自己的“阵地”

  以小旅店为中心树立抗日工作网

  1938年秋,在�藻浜季家桥又办起了一个小旅店,这是中共悍然党领导人张巩唆使
杨逸动员父母一起回到家园上海宝山县树立起来的一个悍然党结构工作点。

  “我记得那时张巩找我谈话,对我说:‘你的家园�藻浜,靠近吴淞口,是一个军事战略要地。结构上决定派你回去建点,开展工作。’”杨逸坚决果断地接收了这个工作义务。对于一个15岁的农村小姑娘而言,根本不懂什么是战略要地,也不知道
如何开展工作,更不知道是否有困难和险情。

  杨逸两代三口人在家园的�藻浜季家桥畔原来借居的一间小屋里,又办起了一个小旅店,起头执行起党唆使
的义务。小旅店的开办经费,是她父亲在上海做工时的收入和母亲代人洗衣服的收入。小旅店地处交通线上的�藻浜季家桥北堍,这里东接吴淞口的军事要塞,南通江湾机场、上海市区,西连刘行、顾村,西南是大场镇及日军大场机场,北面是月浦、罗店,连接嘉定、太仓,地理位置确切
重要。�藻浜是东西向的,日军的舰艇日夜在江面上巡视。

  小旅店掩护开展悍然工作,比单纯的农村家庭要愈加隐蔽,有其特殊性,最大的好处是接待同道、广交朋友不惹眼,不大容易被疑惑。小旅店大门八字开,进门都是客。来旅店的客人中,不仅有本地的农民兄弟和过路人,还有社会各方面有势力的人物,甚至是匪贼头目和清乡检问所的人员。凡进门来的,都要备茶备烟、备点心,嘻嘻哈哈一番;有时还要陪着打打麻将牌,供应吃饭。如许,就有了一道屏障,杨逸在这里就安全地接待了多名悍然党领导人。

  跟着革命工作的开展,几年间,她以小旅店为中心,在周围联系树立了十几个工作据点,发展了一批悍然党员和革命积极分子,形成了一个抗日革命斗争的网络。1942年1月2日,在党结构的授意下,杨逸在家园又办了一所小学校,以教员身份联系群众,开展工作。尔后,她以学校为依托,为开初在杨行地域树立悍然党结构、组建上海悍然军,投身抗日和群众的解放事业打下了基础;同时,结构悍然党员,协助新四军吴淞谍报组搜集有关侵华日军的驻军设置、军事据点运动情形等军事谍报起到了积极的作用。